2013年6月8日,27中學考點外,今年高考最後一科結束後,考生們拉起橫幅慶祝高考結束。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攝
  (上接D04版)
  事件3 教委禁止奧數與升學掛鉤
  給“奧數熱”降溫好難
  講述人:西城區小學六年級學生家長 王先生
  10月27日,周日,下午1點,王先生帶著女兒趕往八中後的一棟寫字樓參加某教育機構的奧數輔導班,這個隱身在普通寫字樓中的輔導機構其前身就是西城赫赫有名的“老教協”(西城教育培訓學校)奧數“占坑班”。以前實驗中學等西城多所市重點學校都會在此點招尖子生,它被認為是響噹噹的“金坑”。
  去年,北京市教委再次重申禁止將奧數與入學掛鉤,禁止公辦學校與機構聯合辦培訓班;對將奧數與培訓掛鉤的入學行為進行查處。老教協成為重點監控對象,在暴風驟雨般的禁奧措施下,老教協最終被兩家民營輔導機構收購,而這兩家機構也聲明與坑班沒有任何關係。
  “我女兒從小學三年級就開始在這裡上了,過去和她一起補習的大部分學生在老教協取消後就不再補習了。”但王先生夫婦合計後,覺得還是讓女兒繼續上,“老教協取消前,我女兒在這裡已經通過內部測試考上了某重點中學的‘坑班’,有一絲希望我們就要爭取。”他說。
  1998年,由於“小升初”由統一考試改為“電腦派位”就近入學,為了爭上重點中學,“推優生”、“特長生”、“共建生”等多種升學方式共存。學校也採用“奧數”成績選拔人才,在培訓學校點招尖子生,成為一般家庭最容易夠得著的門檻。
  為了不放棄任何一個點招的機會,王先生的女兒從小學二年級就開始報班:有針對八中的語文班、老教協的奧數班以及某機構的英語班。王先生感慨,幾年投入的時間、精力和金錢收穫到:海澱區的學校最看重奧數成績;西城區的學校語數外三門基礎課都看重,但奧數所占比重更大。“小升初還是奧數成績最管用。”不過孩子太辛苦,“冬天上學都是早上天沒亮就送走了,晚上天黑了,才接回家,我們在車后座放了枕頭和被子,在去培訓班的路上可以補覺。”
  2001年,教育部曾下過相關禁令,不許奧數和升學掛鉤。但十多年來,“奧數熱”愈演愈烈。2010年底,教育部等五部門聯合發文規範和調整部分高考加分項目,其中奧賽獲全國獎不再有保送資格,但仍未能給小學“奧數熱”降溫。2012年,“京四條”的禁奧令出台,但記者瞭解到,實際上很多孩子仍然在上這些課,只是不叫奧數課,叫數學提高班,或數學思維。奧數的各類競賽也換了名字仍在進行。
  王先生透露,學生家長對禁奧非常不滿。他們認為,普通市民家的孩子只能靠奧數、英語考級之類的測評來參與公平競爭,取消了對他們太不公平,除非小升初招考制度能更透明。
  事件4 “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啟動
  北京入園難局面將緩解
  講述人:北京匯佳職業學院院長 徐恆亮
  “入園難,難於考公務員,入園貴,貴過大學收費”,成為近年來家長們的熱議話題。2007年、2008年扎堆降生的“金豬寶寶”、“奧運寶寶”,一度使各地幼兒園學位吃緊。作為專業培養幼兒園教師的北京匯佳職業學院院長從該校幼教專業的招生和就業的變化中,明顯感受到了入園難帶來的對幼教需求量的突增。
  “我們2004年開辦幼教專業時,招生量只有200多人。從2011年開始,每年的招生量都增加到600人以上,今年招了720人。”徐恆亮說。
  為了破解當前的入園難問題,北京市也在國務院出台了學前教育的“國五條”、“國十條”後,加快了改革步伐。2011年提出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3年新增7.5萬個幼兒園學位,全市公辦幼兒園總數將達1530所左右,公辦園占比達到65%以上。最大限度增加學位,同時積極鼓勵民辦園的發展。
  隨著今年年底改辦、興建幼兒園,擴充師資的三年計劃完成。教育部門預計,北京市戶籍兒童學前三年入園率可提高到95%,常住適齡兒童學前三年入園率將達到90%以上。
  “我覺得師資緊缺的這種局面很快將得到緩解。”據他透露,目前北京各主要區縣都把非學前教育專業的師資充實到幼教隊伍中,匯佳今年就為北京市公立園培訓了2000位這類型的師資人才。“今後全家連夜排隊等一個幼兒園名額的情況或將難見到了。”他說。
  事件5 《小學生減負十條規定》公佈
  一般學校減負形式大於內容
  講述人:東城區某小學六年級語文老師 劉老師
  長期在教育一線的東城區某小學六年級語文老師劉老師經歷了從2000年教育部的緊急減負通知到2004年,教育部明確提出減負“五項不准”政策;再到2010年、2011年教育部推進素質教育、保障學生睡眠等一系列減負運動,早已對減負的各種政策波瀾不驚了。
  劉老師覺得這次“來勢洶洶”的減負政策對學校的約束力還是很大的。今年3月,北京市教委發佈了“減輕中小學生課業負擔的八項措施”後,學校在制度上動真格的了,例如每天放學時間、作業量、考試方式方法也都嚴格按照規定中的要求去辦。學校對老師也管理得非常緊,會查看留給學生的作業是否超標。“教委對此次減負也特別重視,各城區的督學會不打招呼地進入六年級課堂翻看六年級學生的書包,看學校是否違反減負規定。”
  劉老師透露,市區的重點小學完全按照規定執行,但自己所在的普通學校卻並非如此。老師們都在比拼如何搞好班裡學生的學習成績,“減負不要頂風作案就行啦。”她說,學校還採用家長會等方式向家長灌輸要加強學生課後學習的概念。
  事件6 《民辦教育促進法》頒佈
  黃金十年教育機構百花齊放
  講述人:巨人教育集團董事長 尹雄
  每每回憶起民辦教育發展的這黃金十年,巨人教育集團董事長尹雄總會精神為之一振。“當時我們在公辦校里租校舍辦學,租金一小時才20塊錢。那時學費也低,電子琴、書法等課,每次課兩小時12塊錢。”尹雄說,“那時候招生真是很容易,每個家長都會給孩子報好幾個班。”當時,民辦教育作為公辦教育的重要補充,更多地覆蓋了公辦教育未能有效覆蓋的領域。
  而2003年《民辦教育促進法》的頒佈,明確了民辦教育的合法地位,在政策不斷放開催熟的情況下,包括巨人在內的民辦教育機構走上了發展的快車道。
  民辦教育十年締造了一個欣欣向榮的巨大產業。2012年,中國教育培訓市場總值突破9600億元。但隨著教育成本的增加,學費10年間漲了10倍,上課教室從校舍搬到了寫字樓,家長和學生更推崇名師效應,生源的增加趕不上機構擴張的速度。
  “2003年海澱只有100多家培訓機構,現在將近700-800家,這還不包括外區侵入到海澱來的,不包括公司辦學的。而原來每家機構在一個區只有1-2個點。”尹雄感慨,現在,競爭帶來的是,提供給客戶選擇的多樣性,“與十年前相比,我們有更多手段幫助現在的孩子。”  (原標題:10年招考改革啟動加速度(2))
創作者介紹

傢俱訂做

tx79txynw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